革命时期方志敏对农民运动的认识和贡献_红士魂江西英烈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术园地 > 研究成果

革命时期方志敏对农民运动的认识和贡献

作者: 编纂科万兴华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9-09-24  浏览数:118  
字号大小:

【摘要】   方志敏是中国共产党早期杰出的农民运动领袖。是中共党内最早认识到农民问题重要性并坚决从事农民运动的领导人之一。作为一个来自农民家庭又熟悉农民的革命家,方志敏始终把目光关注到农民身上。在大革命时期,方志敏提出了许多关于农民革命在中国革命重要性的科学论述,同时在实践中,领导江西农民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封建运动。从创建江西省第一个农民协会——扬子洲农民协会到主持召开全省第一届农协大会,从领导漆公镇农民暴动到与蒋介石国民党右派作坚决的斗争,方志敏以年轻的英姿走上大革命的舞台,展现了一位革命家的远见卓识和非凡的领导能力,为中国革命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关键词】  大革命时期;方志敏; 农民运动;  认识和贡献


一、方志敏是我党最早认识到农民问题重要性的革命家之一

      方志敏在学生时代,就极其痛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制度下中国农村的黑暗,渴望铲除邪恶,为光明奋斗。在他成为一个共产党员后,开始运用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逐步加深对中国农民问题的理解和认识,提出了许多关于农民问题的论述和解决问题的方法。

      ( 一) 在大革命时期,方志敏提出了“中国之革命实质上是农民革命”、“农民革命,为今日之急务”的论断。方志敏为何认为农民革命在中国革命进程当中如此重要呢?一方面,他理性分析研究了中国是农业大国的社会政治经济状况,从农业经济在国民经济的比重和农民人数在全国人口中的比重来说明农民问题的重要性,他分析道:“农民运动所以占中国国民革命中极重要的地位,因为中国尚在农业经济时代,农民生产占全生产百分之九十,其人数占百分之八十以上。故中国之革命实质上是农民革命,因农民苟得解放,即国民革命大部之完成。”1而另一方面,方志敏从农民革命的迫切性来说明农民革命的重要性,他认为中国农民受压迫受剥削的程度是世上罕见的,中国“农民的生活是痛到了极点,苦到了万分”2,“群众的赤贫化,以至于走到饥饿死亡线上,这还能压制他们不心怀怨恨而另找出路以打破目前不可忍耐的现状吗?”3因此,他认为农民为了寻求生路,具有强烈的革命迫切性。还有一方面,方志敏从总结辛亥革命以来革命实践的经验教训来说明农民运动的重要性:“十几年来,军阀的猖狂,帝国主义的横暴,以至于为民众牺牲的烈士,头颅的空抛,鲜血的柱流,而今日仍是这样恶毒的世界。归根结底,还是不曾注意到我们的锄头!”4所以,他认为没有发动农民参与的革命,都不可能成功。由上三方面,我们可以看出方志敏极其注重农民革命在中国革命进程当中的重要地位,他认为“中国之革命实质上是农民革命”、“农民革命,为今日之急务”。

      (二) 提出了解决农民问题的正确主张。方志敏认为解决农民问题就是要使农民从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下解放出来。

      一是农民必须获得土地,要“使耕者有其田”5。方志敏明确提出农民要摆脱痛苦,在经济上翻身,就必须“使耕者有其田”。他多次提到农民土地问题,认为解决农民问题不但要求减租,而且要求土地,要求根本毁灭豪绅地主的封建剥削制度。1927年2月他在江西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上明确提出“土地是天赋的产物”,不能由地主占有。在武汉“粤、湘、赣、鄂农民协会代表和河南农民自卫军代表联席会议”上、在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里,方志敏反复提到农民土地问题,并坚决支持毛泽东提出的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解决农民土地问题的主张。 

      二是建立农民革命武装和农村革命政权。在国共合作的大革命时期,方志敏在领导农民运动的过程中形成了必须建立农民革命武装的思想,是我党较早认识到武装斗争在中国革命中的重要性的革命家之一。他分析农民受剥削受压迫的原因道:“他们寄生阶级,就是地主阶级,手里拿着一件最有力武器,这就是政权”6,他认为农民要获得政治上解放,就要成立自己的武装和政权。他多次强调农民武装的重要性,指出:“要使农民能够打倒土豪劣绅,各地农民就一定要武装起来”7,“被压迫的工农群众如果没有自己的武装,就没有一切”8、“县农协成立,一定要有武器。”9这些主张都深刻地反映了方志敏对建立农民革命武装和农民革命政权的认识。   

      大革命时期,方志敏提出的上述关于农民问题的论述、主张,在当时我党还没有形成农民问题共识的情况下,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党内有此观点的只有毛泽东和澎湃等少数同志。

二、方志敏是大革命时期我党杰出的农民运动领袖

    大革命时期,方志敏一直担任江西农民运动主要领导职务,是江西农民运动的主要领导者和决策者,他全身心地投入到领导江西农民开展反帝反封建的伟大实践当中,是我党较早从事农民运动的革命家之一。

 (一) 组织农民协会。方志敏生于农村,长于农村,他深知农民痛苦的现状,他号召农民:“我们知道了痛苦的根源,是帝国主义、军阀、大地主、贪官污吏、土豪劣绅,而具体的事实就是重租、重息、重税及其它敲索,我们也知道了解决痛苦的方法是自己组织起来,用自己的力量,求自己的解放!这就是要组织农民协会。”10为此,他深入农村,启发农民的革命意识,带领他们组织起来,成立自己的协会。早在1924年11月,方志敏就与赵醒依在南昌市郊扬子洲秘密开展农运工作,宣传“耕者有其田”的主张,创建了全省第一个农民协会——扬子洲农民协会。1925年夏,省党部农民部派出大批干部赴全省各地组织农民协会,方志敏从南昌回到家乡,在弋阳漆公镇湖塘村,秘密组建了赣东北第一个农民协会,组织农民同当地土豪劣绅作斗争,并创办“贫民夜校”和“旭光义务小学”,提高农民文化素质和思想觉悟。1926年底至1927年初,在方志敏的积极筹备下,全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得以顺利召开,会议产生了全省农民运动的指挥机关——省农民协会。此后,在省农民协会统一领导下,全省各地农民协会如雨后春笋般成立,到1927年7月,全省有70余县成立了农民协会,会员总数超过60万人。农运规模位居全国第四位。

 (二)培养农运骨干。方志敏非常重视培养农运干部。1925年9月,国民党江西省党部成立仅仅两个月,作为省党部农民部部长的方志敏就建议派出淦克鹤等农运骨干去广州农讲所参加第五届学员班学习。1926年3月,方志敏又派出丘倜、陈奇涵等23名农运骨干参加广州第六届农讲所学习。1927年3月,成立才一个月的省农民协会又在方志敏的领导下派出149名农运骨干赴武汉中央农讲所学习,他们毕业回赣后,方志敏亲自接见他们,并把他们比喻为“炸弹”,“要把封建势力所封冻的江西农村炸开”11。同年4月份,省农民协会又在南昌市系马桩创办江西农民运动训练班,方志敏请挚友、共产党员邵式平任教育长兼党支部书记,自己也亲自讲课,并请时任南昌市公安局局长的朱德来训练班讲军事课。此外,在省农协的领导下,各地农协也分别举办农训班,培养农运干部。这些农讲所、农训班的学员经过政治理论和军事斗争知识学习,毕业后分赴全省各地,成为当地的农运的骨干。

  (三)建立农协武装。在国共合作的大革命时期,方志敏在领导农民运动的过程中形成和发展了必须建立农民革命武装的思想。他曾多次强调指出:“要使农民能够打倒土豪劣绅,各地农民就一定要武装起来”,“被压迫的工农群众如果没有自己的武装,就没有一切”。方志敏不顾党内右倾领导人和国民党右派的限制,坚持成立农民自己的武装。1926年11月,方志敏指导漆工镇农民协会举行暴动,捣毁了镇警察所,赶走贪官,缴获了两条半枪,成立农民自卫军。1927年2月,方志敏代表农民发表演说,要求成立农民自卫军。1927年3月,方志敏在省农协接见万年县农协负责人时指出:“县农协成立,一定要有武器。”同年4月5日,江西省农民协会成立农民自卫军大队,方志敏与朱德商量从南昌市公安局拨出100条枪武装农民自卫军,并任命农运骨干淦克鹤为大队长。省农民自卫军大队成立不久,方志敏就命令开赴永修镇压反动势力。“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方志敏指示各地农协加紧农民自卫军训练,坚决抵制放弃武装、交出枪支的命令。大革命失败后,针对党内领导人的右倾错误,方志敏愤而言道:“不要武力,并自动解除武装……是这次大革命失败的一个非常重大的原因”12。

 (四) 坚决捍卫党对农运的领导权。方志敏在江西农运当中的地位和作用,使得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右派分子极为惶恐。1927年1月,国民党江西省第三次代表大会在南昌召开,在选举省党部执委时,方志敏得115票,在27名执委中排第四位。蒋介石借口江西省党部实权操于共产党之手,玩弄“圈定”阴谋,第一个圈掉的就是方志敏,可见,他把方志敏看成是对其最有威胁的中共农运江西党的领导人,是其控制江西的最大障碍。同年2月,江西省第一届农民代表大会召开,在选举省农协执委时,蒋介石又要故伎重演,为挫败其玩弄“圈定”阴谋,方志敏打电报给武汉中央农委书记毛泽东,得复电说:“须坚决反对,宁可使农协大会开不成功,不可屈服于圈定办法。”13最后,成功地捍卫了党对农运的领导权。同月27日,方志敏代表省农协发表讲话,反对压制破坏农工运动。3月下旬,在出席武汉毛泽东主持召开的“粤、湘、赣、鄂农民协会代表和河南农民自卫军代表联席会议”上,方志敏发言指出:“一切革命的人们必须以铁拳加诸右派狼子身上,任何对右派的姑息,都是对革命的自戕。”14对于蒋介石采取“圈定”手法,指使其“爪牙”窃取国民党江西省党部职权的卑劣行径,方志敏等共产党员联合国民党左派不断进行抗议和申诉,最终,在3月26日,武汉国民党中央二届二次会议通过决议,委派方志敏等8人为中央特派员,代行国民党江西省党部的职权,改组省党部,江西人民取得了反击国民党右派斗争的重大胜利。在与国民党右派的斗争中,方志敏还注意从舆论上进行谴责。1927年3月6日,蒋介石指使爪牙枪杀了赣州总工会委员长陈赞贤,为反击国民党右派的猖狂进攻,方志敏发表了《反右运动与吾人》的文章,痛击他们镇压工农运动的罪行;1927年4月中旬,江西省农协在汉口《民国日报》刊登通电,声讨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罪行。大革命时期,方志敏与蒋介石国民党右派作坚决的斗争,成功地捍卫了党对农运的领导权。

      在大革命时期,我党涌现出许多农民运动领袖,其中尤以湖南的毛泽东、广东的彭湃和江西的方志敏最为突出。

三、方志敏是中国革命新道路的贡献者

    (一)方志敏是中国革命新道路理论的贡献者。中国是个传统农业大国,这就决定了农民问题必然是中国民主革命的核心问题。但是大革命时期,我党由于受苏联革命模式的影响,陈独秀等领导人对农民问题的认识发生了偏差,党内在农民问题上没有形成共识。在这个关系到党的命运的重要历史时期,方志敏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提出了农民问题在中国革命重要性的观点和论述,这些观点和论述在当时是非常具有远见卓识的,因为在大革命时期,只有毛泽东、彭湃、瞿秋白等少数党的领导人对农民问题发表过精辟的论述。虽然方志敏关于农民问题的观点和论述在当时还没有上升到中国革命的理论高度来阐述,但它们都孕育了中国革命理论的一些基本思想,为中国革命新道路理论的形成提供了重要的思想基础。

   (二)方志敏是中国革命新道路实践的贡献者。波澜壮阔的江西农民运动,为我党开展土地革命斗争奠定了重要的基础。大革命失败后,江西很快地开展了土地革命,实行工农武装割据、相继建立了井冈山、赣东北、东固等农村革命根据地,点燃了中国革命的“星星之火”,哺育了摇篮中的人民共和国。正如毛泽东指出的那样:“中国红色政权首先发生和能够长期存在的地方,不时那种并未经过民主革命影响的地方,……而是在一九二六和一九二七两年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过程中工农兵群众曾大大地起来过的地方。例如湖南、广东、湖北、江西等省。”15轰轰烈烈的江西农民运动为我党开展土地革命斗争奠定了重要思想和群众基础,方志敏作为江西农民运动的领导者和组织者,作为赣东北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建者,为开辟中国革命新道路的实践作出了重要的历史贡献。

注释:     

1.方志敏:《反右运动与吾人》(1927年4月5日),《方志敏文集》第239页。

2.方志敏:《会务总报告》(1927年2月23日),《方志敏文集》第221页。

3.方志敏:《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1935年3月),《方志敏文集》第9页。

4.方志敏:《锄头》发刊词(1927年5月22日),《方志敏文集》第244页。

5.方志敏:《会务总报告》(1927年2月23日),《方志敏文集》第223页。

6.方志敏:《赣东北苏维埃创立的历史》(1935年6月),《方志敏文集》第191页。

7.凌鹤等:《方志敏传》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80页。

8.石凌鹤等:《方志敏传》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90页。

9.中央文献出版社:《大革命时期的江西农民运动大事记》(1993年12月)《大革命时期的 江西农民运动》第201页

10.方志敏:《江西省第一次全省农民代表大会宣言》(1927年3月1日),《方志敏文集》第234页。

11.中央文献出版社:《大革命时期的江西农民运动大事记》(1993年12月)《大革命时期的江西农民运动》第204页

12.方志敏:《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1935年3月),《方志敏文集》第35页。

13.方志敏:《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1935年3月),《方志敏文集》第28页。

14.石凌鹤等:《方志敏传》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45页。

15.毛泽东:毛泽东:《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毛泽东选集》第2版第1卷第49-50页。


上一篇方志敏---伟大的马克思主义传播者和实践者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