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口山工人在井冈山斗争时期的重要作用_红士魂江西英烈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术园地 > 他山之石

水口山工人在井冈山斗争时期的重要作用

作者: 周见美  来源:井冈山革命博物馆   发布时间:2019-12-26  浏览数:445  
字号大小:

   

       [ 摘要 ] 水口山工人,是井冈山斗争时期一支重要的革命武装力量。水口山暴动后,工人领袖宋乔生带领800 余工人上了井冈山,投入到井冈山革命斗争的洪流当中,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和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井冈山斗争时期,朱毛两军会师后,红四军中有一支从水口山过来的工人武装,毛泽东在写给中央的报告《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就说到了水口山工人是红军的来源之一:“边界红军的来源:(一)潮汕叶贺旧部;(二)前武昌国民政府警卫团;(三)平浏的农民;(四)湘南的农民和水口山的工人;(五)许克祥、唐生智、白崇禧、朱培德、吴尚、熊式辉等部的俘虏兵;(六)边界各县的农民。”水口山工人来到井冈山,壮大了根据地的武装力量,为井冈山斗争的建立和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一、水口山工人暴动的历史背景

      位于湘江上游东岸的水口山,有着旧中国第一个自行设计建设的机械化有色金属矿井,早在九百多年前,劳动人民就发现并开采了这里的矿藏。在黑暗的旧中国,中外反动派狼狈为奸,掠夺矿源,残酷剥削和迫害工人,工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1920 年,雨村在《水口山现况记》说道:“水口山现在的工人之数约计四五千。除机械科有极少数的是外省人外,其余都是湖南人,并且大多数是周围几十里以内的人。个个想维持水口山,好做他们子子孙孙的饭碗,所以他们顺良到了极处,能受那种人所难堪的痛苦。”矿局历年所欠工人的薪水,导致工人几次停工,但是因为没有团结,没有较好地指挥,均以失败而告终。因为水口山有着深受压迫剥削的产业工人,所以毛泽东在第一次到衡阳指导建立湖南三师党小组时就明确指出,你们要到水口山矿去,那里有很多的工人,工人的革命性是最强的,建党要与工人结合起来,在工人中发展党员、团员,建立党团组织。按照毛泽东的指示精神,衡阳地方党组织迅速派人到水口山矿去做宣传动员工人的工作,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提高工人的思想觉悟。就这样,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水口山工人的革命烈火在不断地发展壮大。

      1922 年 7 月,中国共产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在二大会议上,中国共产党人认识到中国的工人阶级,受着外国资本主义和国内资本主义的双层压迫和剥削,所以他们有很强的反对资本主义的这种阶级性和革命的坚定性。为了加强对中国工人运动的领导,1921 年“一大”成立不久,就在上海成立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由张国焘为总主任,毛泽东为湖南部主任,这是党领导工人运动的机构,为了扩大宣传和联络,出版了《工人周刊》。1922 年 9 月 14 日,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湖南分部在幕后组织的安源路矿举行的工人大罢工取得了全面胜利,极大地鼓舞了水口山矿的工人。水口山虽地处偏隅之地,信息不便,但因水口山、安源两处工人,时有来往,稍微有点知识的工人,都会有跃跃一试不可中止之势,“尤以机械科少数工人为最激烈,遂暗中组织,签名画押,互相结合,俱乐部从此萌芽了。”安源罢工胜利的消息传到水口山后,发起组织俱乐部的工作因经济困难,缺乏经验,加上号召力不够,所以机械科工人党员刘东生、罗同锡等商定派工人代表刘东生到安源去学习,一方面是参观、听讲,一方面是请求援助,以便准备发起水口山工人自己的罢工斗争。刘东生到达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后,将水口山工人的情况及组织团体的必要性,一一作了汇报,没几天就返回了水口山。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本着阶级互助的精神,特地派出文书股股长蒋先云、经济委员会委员谢怀德、毛泽覃等共产党员来到水口山加强对水口山工人运动的领导。他们在水口山,一边参观矿务,一边帮助水口山工人组织团体。蒋先云,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是学生运动、工人运动的杰出领袖。1922 年 11 月 22 日,蒋云先一行四人受组织委派来到水口山的当天夜里,就召集了各位重要工友,将组织俱乐部办法商量妥当,并定出实施计划。第二天就在康家戏台成立了湖南水口山工人俱乐部筹备处,组织了临时干事会,推选罗同锡为临时正主任,刘东生为临时副主任,由各科公推临时总代表,组织临时代表会。并由临时干事会及临时代表会共同推选蒋先云为全权代表,谢怀德、李庆余、方福胜为参事员。矿局见俱乐部的成员举止文明,不敢无故干扰,工人看到这种情况,胆子渐渐地大了起来,入部报名的人络绎不绝。不到两天时间,报名者就达到了三千多人。俱乐部见此情形,“一面呈文到常宁县备案,再呈文矿局申明理由,并祈指导进行;一面刷出传单,张贴布告,定二十七日开正式成立大会,水口山工人俱乐部,从此呱呱坠地了。”湖南水口山工人俱乐部的宗旨就是“联络感情,涵养德性,互相帮助,共谋幸福。”在成立的前一天,俱乐部筹备处散发传单,致各公团函,当局虽然感到触目惊心,却也无可奈何,没有什么阻碍的理由。水口山俱乐部成立后,为了避免操之过急,他们先向矿局提出了最低限度的四个条件看当局如何答复:(1)承认工人俱乐部有代表工人之权。(2)津贴俱乐部各种经费。(3)增加工资。(4)均分红奖。但是矿当局对工人的这些合理要求置若罔闻,激起工人愤怒,矛盾空前激化,轰轰烈烈的大罢工一发不可遏制。1922 年 12 月 5 日,在蒋先云组织和领导下,震惊中外的水口山矿工人大罢工爆发了。3000多名工人没有一个人上工,就地集中抗议矿当局对工人实行残酷剥削和压迫的罪行。同时,悬挂着的“罢工”“救命”“从前做牛马,现在要做人了”的各种旗帜、沿途墙壁上写满了的“不准侮辱职员”“坚持到底,静候解决”的各种布告贴满了矿山的每一个角落。罢工后,为避免当局者引诱代表入局,压迫开工,俱乐部又向外发出请社会各界援助的传单和快邮代电。罢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长沙和全国各地,在全省乃至全国造成了很大影响。全国各界都对水口山工人罢工进行了各种援助,有些地方如唐山、安源等处,都邮汇了大批款项以作为经济上的援助,声援的电报也如雪片般的飞向水口山矿,使全矿工人受到巨大的鼓舞。同时,各工团也定期作了实际上的援助,举行工人总罢工。在外界的援助如此之多,内部的力量又是如此的坚固团结的情况下,当局即便是硬如铁石,也不得不软化了。就这样,25 日晚,俱乐部和当局双方拟订好了谈判条件 18 条,在 26日下午盖章生效后,俱乐部立即通知各科工友,27日下午开工,罢工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邓中夏评价“其雄壮不亚于安源”。

       二、800 多名水口山工人上井冈,壮大了革命的武装力量。

      早在 1921 冬,水口山就有 70 多名工人被吸收入团,并成立了水口山矿社会主义青年团。在此基础上,蒋先云等人又在工人中发展了刘东轩、宋乔生等一批积极分子加入中国共产党,并随着党员人数的不断增加,成立了中共水口山工人党支部,由蒋先云担任书记。“马日事变”后,水口山的党组织遭到了敌人的严重破坏,大部分党员失散了,只留下宋乔生等十多个党员潜伏下来。1928 年 2 月,湘南特委书记陈佑魁派邓牧良到水口山,和宋乔生一道发展地下党组织,开展武装斗争。宋乔生当时在水口山矿工人俱乐部担任纠察股委员,是 1925 年 5 月入党的老党员了,有一定的组织能力,在工人当中还是很有号召力的。1927 年冬,水口山的工人和耒阳、衡阳边界农民在桐梓山举行暴动,建立了一支革命的武装力量,成立了湘南游击总队,进行游击战争。1928 年初,在宋乔生的领导下,水口山工人先后两次发生暴动,夺取了矿警队的枪支、弹药和银元、粮食,并在宋乔生的带领下,部队开往耒衡边界的桐梓山,一路上有不少人加入到队伍当中来。而此时,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余部到达了湘南,1月12日,他们利用胡少海“少爷”的公开身份,打着国民革命军第 16军 140 团的旗号,开进宜章县城,智取宜章,揭开了湘南起义的序幕。朱德部公开打出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的旗号。31 日,工农革命军利用坪石的有利地形,发动群众,大败许克祥 6个团的兵力,创造了“以少胜多”的光辉战例,朱德说:“我们军队起来就靠那一次战斗。”坪石战斗,极大地振奋了湘南工农群众的革命情绪,推动了湘南起义的发展。坪石大捷后,工农革命军又相继攻克了郴县、永兴、资兴、桂东、耒阳等县城,帮助组建了三个师和二个独立团,并广泛发动群众组织地方武装,建立革命政权,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插牌分田运动,革命浪潮波及到二十余县,湘南起义进入高潮。湘南起义军取得胜利后,挥师北上,1928 年 2 月中旬攻克耒阳县城,开展群众运动,建立红色政权。而此时,由宋乔生率领的水口山工人来到了离耒阳县城十多里的地方,他们一路上都看到有红军战士,同时,他们还看到耒阳城内起了火,他们就直奔耒阳,此时的朱德正在耒阳指挥部,听说来了许多的水口山工人,就出到门外去迎接他们。美国作家艾格妮丝·史沫特莱在《伟大的道路》中就道:“在这时期,水口山锑矿的八百名矿工参加了朱将军的队伍。原来是铁匠、后来转为矿工的宋乔生是早期的共产党员和工人组织者之一,大约四十岁,曾经为他们的工会和学习小组领导过许多次流血斗争,自从工会被反革命赶入地下以后,他还能保持工会实力的完整。他们手持铁棒木棍,和锑矿公司的武装警卫大打交手仗,夺过了三十支步枪,便一路行军而来,参加朱德的队伍。”随后,“游击队整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独立第三团,团长宋乔生。全团 1200 人左右,其中水口山工人 804 人,耒阳农民 200 余人。”从此,水口山工人就融入到湘南起义的革命洪流当中。在耒阳,为了保卫耒阳苏维埃政权,宋乔生带领独立第三团,与常宁县反动民团多次交手,连连出击,消灭了当地的反动武装,壮大自己的队伍,威震一方,有效地牵制了从衡阳方面进犯湘南起义军的敌人。“水口山,1928 年正月初四夜晚 12 时在水口山暴动。初五日早晨到了桐子山,这时有工农红军 600 多人,全是水口山工人。……这时已经是 1928 年正月 12日,并且当天到了水口山,水口山工人、农民有二百至三百人参加了工农红军,共有 800 多人了……奔赴了革命摇篮井冈山。”1928 年 4 月下旬,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余部及湘南农军到达了井冈山,宋乔生所部也跟随起义军一起,顺利到达井冈山,和毛泽东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壮大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武装力量。

       三、水口山工人在井冈山斗争时期的重要作用。

水口山工人跟随湘南起义部队到达井冈山后,开始了艰苦卓绝的井冈山斗争。1928 年 4 月 28 日,朱毛两部在宁冈龙市胜利会师,并成立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后改称中国红军第四军,简称红四军。水口山工人分别编入 28 团、29 团、特务营等部队,宋乔生担任了特务营营长,“看见水口山工人赵桂生,颜炳生两老庚编为二十八团一营四连,其余的水口山工人编为第四军军部警卫排,保卫军,是在龙市会师时改编的。”水口山工人来到井冈山后,他们分散在各团、营,在战斗中不断成长,发挥着他们重要的作用。尤其是以宋乔生所领导的部队表现最为显著。水口山工人上井冈山后,有部分编入到以宋乔生为营长的特务营。在井冈山斗争时期,由于工农革命军没有自己的兵工厂,武器来源主要靠战场上缴获敌军的武器来武装自己。井冈山斗争初期,工农革命军部队曾在茅坪设立了修械所。后来因斗争形势需要,加上在战争年代,战斗十分频繁,几乎三天一小仗,五天一大仗,所以,枪支来源成了当时急需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除了从敌人那里缴获过来,就是靠红四军自己修理枪支。这样一来,到了 1928 年秋天,就在井冈山茨坪成立了红四军军械处,由宋乔生任处长。为了加强军械处的力量,将铁匠出身的王佐的得力助手刁辉林调入军械处当副处长,抽调了二十多名水口山工人编入军械处,主要负责修理全军的各种武器,以便及时供给红军战场上使用。军械处的设备是非常简陋的,只有铁砧、铁锤、钳子、风箱、火炉、铲子等工具,井冈山的革命老人罗冬祥、李珍珠等人还回忆说“有一个机器专门车枪管,摆一个架子,一个人站在上面车”,当时并没有专门的技术人员,只有二十多名打铁工人。在这种困难下,工人们日夜不停的工作,全靠自己想尽各种土办法,因陋就简,用土办法自己烧炭,自己铸铁,并且大胆创新,修理枪支。军械处不仅能修理各种武器,制造一些简单的梭标、大刀、鸟枪等武器,而且还能制造出单响枪和松树炮,并将修理或制造出的武器,拿到后山上进行验枪试放,经过检验合格后,立即派人送往前方,相应地解决了红军各部队的武器供应。1928 年8月 30 日,黄洋界保卫战中使用过的那门迫击炮就是在这个军械处修理后抬上黄洋界参加战斗的。同时,他们还会帮助当地的老百姓修理镰刀、锄头等各种农具。斗争虽然残酷,但军械处却在日益壮大,人数和设备都相应地得到了增加。军械处既有力地确保了前方作战,又支援了农业生产,密切了军民关系,在井冈山斗争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在井冈山斗争时期,战士们不仅要学会打仗,还要学会做政治思想工作。他们在部队里不仅要学习革命历史,也要学会做宣传工作、学会怎样去领导群众、组织群众、发动群众起来参加革命斗争。而在所有的革命队伍当中,水口山工人和铁四军一样,是最敏捷、最有组织纪律性、最有革命警惕性和先进政治性的。而农民队伍因为没有得到很好的锻炼和培训,遇到事情总是漫不经心,因此,“为了提高他们的效率,朱德分派水口山矿工在农民队伍中担任军事和政治领导人,还把五、六百名农民‘起义领导人’调到特别训练支队去。”1928 年 11 月,根据中共湖南省委 6 月 26 日来信:“前敌委员会,省委指定下列同志组织之:泽东、朱德、陈毅、龚楚、乔生及士兵同志一人、湘南农民同志一人组织之。”重新组织了前委,前委工人代表为宋乔生。前委,是湘赣边界党的最高领导机关,既管辖军委,又管辖特委。所以作为前委委员的宋乔生,身上的重担任务更加艰巨了,但他毫无怨言,尽心工作,充分展示了特殊的领导才能和军事才能。可惜,1929 年 1 月,水口山工人领袖宋乔生在江西大庚县与敌人作战时壮烈牺牲。水口山工人在井冈山斗争时期的重要作用,正如美国作家艾格妮丝·史沫特莱在《伟大的道路》中就写道:“朱将军听到消息便走出他在耒阳的司令部,到街头迎接矿工。他们中有几个孩子不过十一、二岁,深怕不让参军,故意装成又高又大的样子。这些孩子已经当了三四年矿工了,每天干活时间和其他成年矿工一般多。像其他参军的穷苦孩子一样,他们被转到政治部,为各司令部作传令兵、通讯员的工作,有时间便接受正规教育。这些‘小鬼’们——这是对孩子们的亲热称呼——就在部队中成长起来,以后成为干部,把全部生命奉献给革命。”朱德在 1937 年谈到这批水口山工人的时候,有很多人还在部队里,并且不少人已经成为了优秀的军事指挥员和政治领导人。水口山工人,他们来到井冈山后,分散在各个岗位上,发挥着自己独特的领导才能和军事才能,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 注释 ]

①鸣非 . 湖南水口山工人俱乐部纪实 . 水口山矿工人运动资料 , 湖南人民出版社 ,1979 年 10 月出版 : 第 54 页 .

②鸣非 . 湖南水口山工人俱乐部纪实 . 湖南水口山工人俱乐部纪实 , 湖南人民出版社 ,1979 年 10 月出版 : 第 56 页 .

③胡厚春 , 吴志平 , 宋光辉著 . 井冈英魂——宋乔生传 . 团结出版社 ,2018 年 3 月出版 : 第 133 页 .

④黎寅典 . 水口山工农红军奔赴井冈山路线回忆 .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采访资料 .

⑤井冈山革命博物馆采访资料 . 访问黎宗任谈话记录材料 .

⑥艾格妮丝·史沫特莱 . 伟大的道路 .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1979 年 4 月出版 : 第 266 页 .

⑦中共湖南省委关于军事工作给湘赣特委及四军军委指示信 .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 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 ,1987 年出版 :第 144 页 . 


上一篇井冈山博物馆开展红色文化培训实践探索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