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敏_红士魂江西英烈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陈列展览 > 基本陈列 > 书信诗文

方志敏

作者: 方志敏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0-11-10  浏览数:4958  
字号大小:

  诗一首

  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

  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

  因为我们信仰的主义,

  乃是宇宙的真理!

  为着共产主义牺牲,

  为着苏维埃流血,

  那是我们十分情愿的啊!

  哭声

  仿佛有无量数人在我的周围哭泣呵!

  他们呜咽的、悲哀的而且时时震颤的声音,

  越侧耳细心去听,越发凄楚动人了!

  “我们血汗换来的稻麦,十分之八被田主榨取去了,

  剩的些微,那够供妻养子!

  “我们的牛马一般的在煤烟风尘中做做输运,奔走,

  每日所得不过小洋几角,疾病一来,只好由死神摆布去了!

  “跌倒在火坑里,呵!这是如何痛苦呵!

  看呀,狂暴的恶少,视我们为娱乐机械,又来狎弄我们了!

  “呜!呜!呜!我们刚七八岁就给放牛,做工去吗?

  金儿福儿读书,不是,……很……快乐吗?

  “痛呀!枪弹入骨肉,真痛呀!

  青年人,可爱的青年人,你不援救我们还希望谁?”

  似乎他们联合起来,同声哭诉。

  这时我的心碎了。

  热泪涌出眼眶来了。

  我坚决勇敢的道:

  “是的,我应该援救你们,我同情着你们去……。”

                                                                            1922年5月于同文书院

  呕血

  呵,什么?

  鲜红的是什么?

  血吗?

  血呀!

  我为谁呕?

  我这般年纪轻轻,就应该呕血吗?

  呵!是的!

  我是个无产的青年!

  我为家庭虑,

  我为求学虑,

  我又为无产而可怜的兄弟们虑。

  万虑丛集在这小小的心儿里,

  哪能不把鲜红的血挤出来呢?

  呵!是的,无产的人都应该呕血的,

  都会呕血的——何止我这个羸弱的青年;

  无产的人不呕血,

  难道那面团团的还会呕血吗?

  这可令我不解!

  我为什么无产呢?

  我为什么呕血呢?

                                                                                       1922年.6.21于九江

    同情心

  在无数的人心中摸索,

  只摸到冰一般的冷的,

  铁一般的硬的,

  烂果一般烂的,

  它,怎样也摸不着了——

  把快要饿死的孩子的口中的粮食挖出来喂自己的狗和马;

  把雪天里立着的贫人底一件单衣剥下,

  抛在地上践踏;

  他人的生命当馒餐,

  他人的血肉当羹汤,

  啮着,喝着,

  还觉得平平坦坦,

  哦,假若还有它,何至于这样?

  爱的上帝呀!

  你既造了人,

  如何不给个它!

  我的心

  挖出我的心来看吧!

  我相信有鲜血淋漓,

  从彼的许多伤痕中流出!

  生我的父母呵!

  同时代的人们呵!

  不敢爱又不离的妻呵!

  请怜悯我;

  请宽恕我;

  不要再用那锐利的刀儿去划着刺着,

  我只有一个心呵!

                                                                                                                    1923年4月23日


上一篇顾作霖

下一篇程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