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友仁_红士魂江西英烈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陈列展览 > 基本陈列 > 书信诗文

彭友仁

作者: 彭友仁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0-11-10  浏览数:2805  
字号大小:

      彭友仁烈士诗

  何惊何畏——献帝国主义者

  锐刀斩不尽的树,

  烈日烧不尽的草,

  一年一次荣,一年一次枯,

  侭荣,侭枯;

  侭枯,侭荣,

  惊什么刀锐,

  斩不得地平!

  畏什么日烈,

  烧不得天倾!

       雪后感——怀罗英

  一片清白色相,冷处偏佳!

  不同人间富贵花;

  要什么根芽!!

  随风姿态谁惋惜?!

  漂泊天涯,冷瘦多少?

  重经荒烟落照,

  已非复昔时风调!

  茫茫百感,惟有凭高长啸!

  死后的希望

  凛冽的寒风,

  吹下黑沉沉的帐幕,

  万寻峰上,

  发现惨白的僵尸;

  嗳!我刚才远闻着似悬崖的瀑布,

  原来是他——解脱时的声音!

  嗳!我刚才仰望着似飞腾的云雾!

  原来是他——弥留时的壮气!

  嗳!那狂舞的鸟蝶,

  原来是他——钟情的芳心!

  嗳!那绮飘的霓霞,

  原来是他——睚眦的慧眼!

  啊呀!!那峰上峰下四面八方的鲜花;

  原来都是他——热烈的香血——所散布的根芽!

     自然如此

  世界那一种道路,没有高低曲折?

  世界那一条河流,未分深浅缓急?

  世界那一个人生,不受艰难困苦?

  欲免去高低曲折,除了不走路!

  欲免去深浅缓急,除了不航船!

  欲免去艰难困苦,除了不出世!

  既要走路,就不要避那高低曲折!

  既要航船,就不要嫌那深浅急缓!

  既已出世,就不要怕那艰难困苦!


上一篇帅开甲

下一篇尹自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