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动态 > 本馆动态

读闻一多先生书信有感

作者: 编纂科何丹凤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7-10-26  浏览数:1557  
字号大小:

  在烈士纪念堂工作,聆听烈士的英勇事迹,虽不能身临其境,却也被氛围所影响。在看到闻一多先生的这篇家书时,积攒多时的感情呼之欲出,不得不一吐为快,因此写下这篇短文。

  我们都听过由闻一多先生所作词的《七子之歌》,也知道闻一多先生的《最后一次演讲》,但是应该有很少的人关注闻一多先生的家书,下面是一篇写于1919年5月17日给闻一多先生父母的信,本文摘抄如下:

  父母亲大人膝下:

  家里都好吧,非常挂念。关于山东的谈判和北京学生的举动,你们可能都听说了。痛打国贼章宗祥的时候,清华没有人在场。32人被捕后,清华才加入了北京学界联合会,要求释放被捕学生。各省团体来电响应者纷纷不绝,现在声势很高。但是教育总长傅增湘、北大校长蔡元培的辞职,也让事态的发展受到很大影响。现在每天都有游行演讲,有救国报刊,举办各种活动,但都并不越轨,以稳健二字为宗旨。此次北京大学虽为首领,而一切进行之完密敏捷,终推清华。国家至此地步,神人交怨,有强权无公理,全国瞢然如梦,或是敢怨而不敢言。唯独一帮学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起而抗之。虽于事无大济,然而其心可悲,其志可嘉,其勇可佩。清华做事,有秩序,有精神。现在已经确定学生代表团暑假留校办事。我与八哥均在秘书部,而且我的责任尤其重大,万难分身。新剧社又准备在暑假编辑新剧,也是我的职责。

  一年没回家了,这一年家中又多变故,孩儿我又何尝不想回家看看你们。我留在这里为国家做事,不是说非得有我在国家才可以不亡,而是国家育养了这么多学生,每年花费巨万,一旦有事,学生如果不出力,更待谁人呢?而且孩儿我在学校中总被看做是深明大义的人,刚刚遇到这点儿事,就不能牺牲,难道还能谈什么爱国吗?

  孩儿我昧于人情世故,不善与俗人交接,只知道读书。每次读到古人忠义之事,就特别神往,老是自夸说吕端大事不糊涂,这一刻不就是为我准备的吗?也许有人会说我是大言空谈,就像俗语所说的“不踏实”或者“狂妄”。真的不是这样。如果现在没人做爱国之事,也没人说爱国的话,相习成风,最后大家都不知道爱国为何物,有人稍微说几句爱国,人们就觉得怪异,就觉得不踏实或者狂妄,那不是很可悲吗?

  此番议论,是说给弟弟闻家驷听的。有感于日寇欺辱中国,愤懑填膺,不知不觉就说多了。驷弟年少,应当知道二十世纪的少年要有二十世纪的思想,就是爱国的思想。

  也许明年我能攒点钱,寒假可以回家看你们。寒假正好有春节,我已经六七年不在家过春节了,常常会想起过节团圆的乐趣。下年一定设法回家,在家多住数日,就是请假也在所不惜。区区苦衷,务祈鉴宥,不胜惶恐之至!肃此敬请福安。

  此次事件,各界之所以佩服北京的学生,是因为做事稳健。孩儿我在此帮忙,决不会有任何危险,父母大人务必放心。

  男 骅 叩

  五月十七日下午

  在这封家书中,感人至深的是,为人子的细腻情感和流露出舔犊情深的至亲之情。出生于1899年的闻一多,那年才刚满20岁,与如今的青年人一样,对家有着深深的依恋。一句“家里都好吧,非常挂念”直抒胸臆,简单直白却不过分渲染。寥寥几句概括所处境况,表明自身责任却又蕴含着积极思想,以免让父母双亲担忧。“一年没回家了,这一年家中又多变故,孩儿我又何尝不想回家看看你们。”的确,“又何尝不想”,这句话怕是道出了很多革命烈士的心声。谁不渴望依偎在父母亲身旁,听他们嘘寒问暖,对他们尽责尽孝;谁不希望不要让年迈的父母担忧远方的我们,不用担心我们的生存安危。他们太懂得这份希望有多么珍贵,所以他们选择牺牲自己,顾全大家!

  正如闻一多先生所说“我留在这里为国家做事,不是说非得有我在国家才可以不亡,而是国家育养了这么多学生,每年花费巨万,一旦有事,学生如果不出力,更待谁人呢?”我们的烈士并不是超人,他们如同我们一样也是血肉之躯,而且他们很明白,国家的兴衰存亡并不是由哪一个人决定的,但是他们依然不会退缩,勇于承担起历史赋予自己的责任,哪怕最后在这个历史的合力中只是发挥一丁点的作用。但我们知道,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正是因为有千万个如闻一多烈士一样的先进人士,我们的革命才取得最终的成功!如今也是一样,我们的国家为我们创造了和谐安逸的环境,当代的学生应当以闻一多先生为榜样,把国家的荣辱兴衰当成自身的责任,勇于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

  “孩儿我昧于人情世故,不善与俗人交接,只知道读书。每次读到古人忠义之事,就特别神往,老是自夸说吕端大事不糊涂,这一刻不就是为我准备的吗?也许有人会说我是大言空谈,就像俗语所说的‘不踏实’或者‘狂妄’。真的不是这样。如果现在没人做爱国之事,也没人说爱国的话,相习成风,最后大家都不知道爱国为何物,有人稍微说几句爱国,人们就觉得怪异,就觉得不踏实或者狂妄,那不是很可悲吗?”很多人对于爱国羞于表达出来,在市场经济时代,部分人或许更多被物质所牵引,所谓爱国也不过是“键盘侠”所喊的口号,他们总是在虚拟世界中比现实生活里更爱国。“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无论何时,无论处于哪个年代,都需要我们继承发展。爱国,都需要我们铭记并且践行!就像闻一多先生对于弟弟嘱托的“应当知道二十世纪的少年要有二十世纪的思想,就是爱国的思想。”无论是二十世纪还是二十一世纪,乃至于任何一个世纪,爱国永远是经久不变的话题,永远是值得骄傲、值得歌颂的佳话!

  文末,闻一多先生又想到父母大人,愧疚之情溢于言表。所以由段首的“也许明年我能攒点钱,寒假可以回家看你们。”到后面的“下年一定设法回家,在家多住数日,就是请假也在所不惜。”“也许”到“一定”,我们看到这个刚满20岁青年内心的情感纠葛,身前是自己满目苍夷的祖国,身后是为自己生命担忧的父母双亲,孰轻孰重?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或许就是如此吧!舍得小家才能顾全大家,顾全大家才能保护千万个小家,太多丹心碧血染黄沙的革命烈士都是为了心中的这个信仰才有了赴汤蹈火的信念吧!

  最后,为了不让父母双亲担心自己的安危,闻一多先生又再次强调“此次事件,各界之所以佩服北京的学生,是因为做事稳健。孩儿我在此帮忙,决不会有任何危险,父母大人务必放心。”闻一多先生自己也知道,革命都是流血的,但还是对父母大人说“决不会有任何危险”,以此宽慰父母。这份良苦用心也着实让人心生敬佩,在这个如钢铁般烈士的内心深处,最柔软的还是这份家国情怀!

  闻一多先生的这份家书,简单质朴,让我们感受到的不仅是革命烈士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利益英勇牺牲的精神,还有那份血浓于水的反哺之情。对于后人,我们能够做的除了铭记这些伟大的革命烈士,最好的就是传承,在任何时代我们都需要有这份为国为民的精神,为祖国的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